May 21, 2005

奴隸之道

最近開始涉獵奴隸制度的過渡,我比較有興趣的項目在於雅典城邦的構成與社會階級制度,就我手頭的資料來說,奴隸事實上是佔有相當程度的人口比例,但是許多文獻卻語焉不詳,唉,這是如何的悲情,生前不被尊重,死後連個被統計的資格也沒有?縱使有提出「理想國」,但根本就是將非人性勞動資源視作一個必然,是此,如此扭曲的觀點出發,實在難確保其社會架構的穩定度。

馬克思說過一句很重要的話:「哲學家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去解釋世界,但是重點在於改變世界」,我不是哲學家,也沒能力改變世界,但是我想釐清奴隸制城邦的發展。在我手頭的資料顯示:


    由於大量奴隸流入,希臘各個主要城邦都進入了經濟繁榮時期...

雅典城得名自希臘女神雅典娜,而衛城則是供奉雅典娜的地方,原為雅典奴隸主的城堡,公元前五世紀雅典奴隸制民主政治時期改建為宗教活動中心。在閱讀一些希臘古哲的著作時,我同時仔細打量當時經濟發展,我們可以發現希臘城邦在外來奴隸的流入 (要稱為「外勞」嗎?喔不,他們根本過著非人的生活),迅速的調整整個社會體系的結構,我們必須承認這個事實:希臘的繁榮是建立在奴隸制經濟基礎上的,勞動人民是希臘文明的創造者。沒有這些奴隸,藝術家哪來的食糧可以充分的發揮天份,哲學家哪來的安定可以靜心思索呢?更別說一座又一座壯觀的神址遺物,這些都是奴隸的血汗。

「理想國」或者「烏托邦」就是在這樣環境下的產物,帶有許多浪漫的幻想色彩,前期烏托邦主義的研究事實上都在意志哲學打轉,這樣形上意志的展現,我懷疑是否只是個空洞,難道有了叔本華追求的審美心境與完全禁欲,就真的能將深度帶予我們?我一直是抱持保留態度。 我又知道什麼呢?沒有,甚至無法整理自己的觀點,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找這輩子唯一的寶藏,也就是 "logos",這個神秘的希臘文,含糊來說,相當於中國哲學的「道」,可以用談吐、計算、規律、理性、秩序、... 來解釋,但是卻失焦了,「道」就是「道」,唯有將這些能量匯集在精簡卻威力強大的焦點時,才能燃起生命的炬火。

剛看完一些歷史參考文獻,內心的激動還無法平息,只好上來這些亂寫,作個結語吧,老子曾云:「天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一切都有往復循環的規律,所以,應該是「順應世界」,而非「改變世界」之悟?

由 jserv 發表於 May 21, 2005 04:58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