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09, 2006

不切實際的自憐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嘗言:「人人都想改變世界,卻沒有人想到改變自己。」

對於以哲學家為志業的我來說,無疑是迎頭棒喝,對照馬克思的名言:「哲學家在用不同的方式去解釋世界,而問題是如何改變世界。」。這幾年,我投入青春在不同領域的「大融通」,為了奠定足夠的基礎,群論、數論、經濟學、社會主義、組織理論、社會學、電腦科學、... 等等不斷在腦際交錯,只是要驗證小時候提出的看法:
    「能否以計算機科學對整個人類社會作理性的分析與重整?」
大學二年級時拜讀 Edward O. Wilson 的大作《Consilience ─ 知識大融通》,深刻感受到雖然寰宇知識浩瀚無邊,卻有脈絡可循,而,科學與人文之間,並不存在無法跨越的鴻溝,我們所需的,是更高層次的智慧與更謙卑地去體察箇中原理。耗盡寶貴的天然資源、對環境造成不可逆的巨大衝擊後,該如何延續人類文明?到頭來,人類為何存在?在 Edward O. Wilson 對社會科學獨具洞見下,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的「融合」,才得以跳脫既有的窠臼,也因此,人類才能邁出新的步伐。而科學和藝術、宗教、倫理與人性間,也進行極為巧妙的交互作用,也因此,人類心靈也得以多采多姿且深入,這本凝煉畢生才學的巨作,著實讓我感動許久。

駑鈍如我者,必須以更大的精力去「融通」相關的知識領域,我想,或許這是我存在的使命:為何願意去思考上述看似荒唐的議題,並對哲學、數學、社會主義、與電腦科學有著濃厚興趣呢?不過,事實上,為了實踐這個瘋狂的「使命」,我的確日趨瘋狂,為此,我度過多次精神與軀體的崩潰,這命題的難度早已超過單一個體能負荷的範疇。讀著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感受著尼采所面臨曠世的孤寂,也想起晚年的尼采成為無法與人溝通的精神病患,白日躺臥於沙發,午夜時分,尼采卻在房中歇斯底里的嘶吼與怒罵,無法釐清現在的我,處境是否與當年的尼采相似,但目前的生活充滿咆嘯與隨後而生的無力感。

夜間經過松山機場邊陲時,仰望繁星點點,不得不對自身的渺小,進行反省:「我設下一個數百年無法驗證的假設,卻以搖搖欲墜的孱弱生命體去解決」,這的確是人類史上的笑話,欣慰的是,我拋開了名利,這些根本不屬於我,面對理想,憑恃著「人的一生可能燃燒也可能腐朽,我不能腐朽,我願意燃燒起來!」的信念,瘋狂的作、貪婪地活下去。

必須誠實地說,實踐與驗證的過程加速衰老,此際,年邁的我早已闕失昔日的熱情,現實與理想的平衡也出現難以扭轉的劣勢,又能如何呢?信手拈來紀錄「在瓶中生活」與「生活就像洋蔥」,褪下虛偽面具的我,面對著電腦,在寂靜的夜空,才敢於面對自己:胸口刺痛難忍、精神狀況每下愈況、為著虛無飄渺的狂妄想法而苟延殘喘,然,歷經這些苦楚的同時,憶及杜斯妥也夫斯基曾說:「我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我所受的痛苦分文不值」,這是何苦呢?為此,我有一套說詞,但已不願再辯,只希望能不計成敗、瘋狂的進行,再度引用杜斯妥也夫斯基的話說明之:
    「每個人都有些回憶是他不會告訴任何人的,除了告訴他的朋友。還有其他的事,是連朋友也不會講的,他只會對自己說,秘密地說。然而,一個人還有一些事,是他連自己也不敢講的,每個正派的人都有相當數量的這種事,深藏在某處。對於有關自己的事,人必定要撒謊。」
於是,先打住此等無謂的自憐,體力透支且身心尚未平復,竟淪落於此,可悲!

群 於台北瑞光路
Nov 9, 2006 凌晨
由 jserv 發表於 November 9, 2006 02:11 AM
迴響

個人以為....思考
人為什麼要活著
為何而活
從哪裡來、要往哪去
對自己才是有意義的。


推薦你看一本書,這本書中文版很像還在翻譯

二十世紀出現了兩位光芒四射的思想家,一位倡議宇宙間有造物主,一位徹底反對;前者是魯益師,後者係佛洛依德。他們未曾謀面或直接論辯過。
哈佛大學副教授尼可里,二十五年來鑽研兩位的論著及私人信函;且在哈佛開課,比較兩位的世界觀,將心得整理成書:The Question of God。

Nicholi, Armand M., Jr., "The Question of God, C. S. Lewis and Sigmund Freud Debate God, Sex, and the Meaning of Life", The Free Press, 2002.


這是相關內容
http://occr.christiantimes.org.hk/art_0125.htm

這是 google 找到的中文翻譯節錄
http://www.campus.org.tw/public/cm/cm06/2005/0506-4.htm


ps.C.S Lewis 就是那尼亞傳奇的作者

路人 發表於 November 9, 2006 09:39 PM

路人您好,

感謝推薦書籍,有空時我會試著研讀的。
個人認為已經找到片面存在的價值與目的,只是仍苦苦追尋,這過程中不免會有痛苦的成份,這是令我猶豫的。

Thanks!

jserv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6 11:11 AM

魯益師說,痛苦是邪惡的。神沒有製造痛苦,但祂可以將痛苦化為祝福。

路人 發表於 November 10, 2006 12:54 PM

改變別人難,改變自己易。

范仲淹說過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以體會一下。

魔法設計師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6 02:25 AM

jserv真让人敬佩!我宁愿思考而痛苦的活着,而不愿愚昧而快乐的活着,

absurd 發表於 November 11, 2006 07:17 PM

jserv 原來以哲學家為目標。 (太偉大了吧!)

小白我的目標是混口飯吃.....而已

小白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6 01:37 AM

理性終有極限。

探討生命本身,還有哲學之外的感性世界,肉體本能...

看過『流浪者之歌』嗎?

智者如悉達多,也要歷練紅塵,才能合於生命的長流...

White Cloud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6 09:01 AM

the one who sees through destiny must also live through it

god 發表於 November 13, 2006 02:47 PM

JServ兄, 我覺得我的的處境和你有那麼一點點雷同. 白天在公司做著軟體工程師的工作, 晚上回到家除了看看 Linux 的相關資料以及 projects 之外, 我也花了不少時間閱讀哲學,歷史,科學,以及人文的作品, 想從這些作品中了解 humanity, 知道人類文化在這四五千年內的轉變. 最近決定要依照時間順序來重新研究. 我打算從 山海經, Gilgamesh (西方文化的第一個故事), Illiad, Plato...有系統的來研究, 雖然其中有些書我曾經讀過. 一直有人問我為什麼要看這麼多書, 我始終沒有一個具體的答案. 我只會在我的心中默默的想這這就是我付予我自己存在意義, 除了一般的生活的茶米油鹽外, 我希望我的生活有意義, 而這就是為什麼我要這麼做...

能夠遇到個在技術以及哲理方面都如此有涵養的 Jserv 兄, 真的是攘我有種三生有幸的感覺. 我的中文文筆不是很好, 講了很多詞不及意的話, 希望能夠見諒. 很感寫你提到 Consilience 這本書, 有空我會來仔細研讀的

Jason

Jason 發表於 November 14, 2006 01:44 AM

若欲 改变自己,可以 从 不引用 或 少引用 他人的 话 开始。这 对于你 来说 也许 最为 急切。

关心你的人很多,但似乎都不得要领。身体有病,有医可就;内心有病,唯有读书!先生读书不为不多,但失于拣择。愚以为先生当前之要务乃扩充见识,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言重之处,敬请海涵!

why 發表於 November 15, 2006 11:18 A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