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4, 2007

多餘的話

天氣好轉了,但我卻感覺置身於又濕又冷的牆角,無精打采的苟活著。

不經意翻到以前寫的日記:
    這幾周情緒一直很低落。

    「忙、盲、茫」
    • 忙:總是不知道在忙什麼,永遠趕著計畫的進度,每天難得清閒時,已經深夜,卻只完成一部分,還有太多必須 suspend
    • 盲:有太多值得去注意的項目,但我卻視而不見,可悲
    • 茫:真的不知道,這樣下去,是我要的生活嗎?我不配而且也沒資格過優渥的生活,不過我的確開始厭倦自虐了。
這樣的日記一直出現,只是轉換形貌罷了,頂多有時候如 [在瓶中生活] 般,增添了些修辭。一言以蔽之,小貓說得真貼切:「都是沒意義的話」,也就是「多餘的話」,當閉上唇舌時自省:忝為社會蠹蟲二十餘載,到底做了什麼事,一點也無!記得小時在課堂耳聞教師批判楊朱的「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是自私低下的,但《列子˙楊朱》篇不也說﹕「古之人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反觀諸己,無法利天下就算了,隨時都在損天下,每天製造了多少垃圾、消耗多少資源,對環境做了多大的衝擊而不自知?!楊朱所實行的全生理論,其實就是「避」的表現,受儒家教育影響,我們指責楊朱學說的退卻與縱欲,然而在《列子》以外的先秦著作,卻持以不同的觀點。作為「欲潔其身」的個人主義,其最高境界就是隱者,天涯浮芥如我者,不過只是個旦夕且死的芒草,不僅沒有價值,還是屈辱的存在,殊不知,連退卻的資格也無,只是個貪婪的蠹蟲,何德何能可指責楊朱呢?

與病魔奮戰了數日,稍微回復體力後,沒多久又感冒發燒與腸胃炎,前幾天又疲倦到在鍵盤上睡著,再度作惡夢。這次夢到拿銼刀對著腹部自殘,等刀柄轉到無法動彈時,內臟也自然流出,一陣又一陣失溫的感覺,痛楚漸漸淡去,我用著最後的力量站起,剎那間,我被砂石車輾斃。這大概就是廢物的下場,人人得而血刃之,於是我驚醒。

信箱中總有回覆不完的電子郵件、工作清單中總有複雜的待作事項,更別談瑣碎的俗務,沒資格抱怨,這是我對這個社會僅能做的一點事情,雖然是如此微不足道,而我仍持續在「損天下」,資質駑鈍者如我,要稍微減輕這等深重的罪孽,唯有持續不斷的工作才能償還。憶及陳之藩教授說過的一段話:
我屢次荒唐的,可笑又可憫的,
像唐吉訶德不甘心的提起他的矛,
我不甘心的提起我的筆來。
我想用自己的血肉痛苦地與寂寞的砂石相摩,
蚌的夢想是一團圓潤的回映八荒的珠光。
談談我所從事的這些計畫,可說挑戰體力與創造力的極限,雖然大部分仍陷入膠著,但都有個共通點,或多或少呈現了我的熱情與希冀,或許就如 Jeff Covey 在 [How to write a great freshmeat submission] 一文所表示的:
    "Right now, it prints 'Hello, world!', but someday, it will be an air traffic control system."
於是,我持著這天真的信念,逐一去設計與實踐,常常抱著倦怠的身軀、壓抑著胸痛,在孤寂的夜晚苦苦奮鬥。喜愛美國詩人 Emily Dickinson 的創作,她生前只出版不過十首詩,可說終其一生默默無聞,但亡後數十載後,因大量洗練凝且意象紛沓的詩作被奉為美國最偉大詩人。魏晉時代的嵇康,曾被同為竹林七賢的山濤薦舉為官,對此撰述《與山巨源絕交書》,表明不與司馬氏合作的高風亮節,後受誣告判死,臨刑前,彈奏了一曲絕響《廣陵散》,千百年後,依稀讓我們感受到餘音繞樑:那寬袍博帶仍風中飛揚,從容優雅的姿態睥睨著冤獄,並於曲終嘆道「廣陵散自此絕矣」,只是,真正斷絕者並非曲譜,而是勇者的傲骨。我缺乏才氣,但仍有基本的操守與堅持,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去創作罷了,無法希盼何時得以彎腰收成,也許,永遠沒有親眼目睹的一日,而,我活著,得壓榨自己孱弱的身軀,得去全力實現那些計畫。

中共創黨領導人之一的瞿秋白遭國民黨槍斃、共產黨鞭屍前,寫下萬言書〈多餘的話〉,我想,在崩潰或被命運之輪吞噬前,也以此作標題。無論前程如何,既然踏入紅塵,就是我的命運了,是以螳螂檔車的姿態,對時代的巨變奮力一搏,即使瞬間被輾斃,也不足惜,至少這證明自身的存在,我,作為社會蠹蟲,全身投入以作反省與罪贖,灰燼被吹起,那是燃燒過的證據,無欲無求,只要我還能做下去...
由 jserv 發表於 March 24, 2007 06:11 PM
迴響

既然一个人在宇宙之間是如此微不足道,你如此看重自己的德罪功過,豈非自大?大自然有調節之機制,今日之德,亦是明日之罪;今日之罪,亦是明日之德。祝你健康自然,以實現更大的理想。

謝步遙 發表於 March 25, 2007 06:42 AM

步遙兄,說的真好,小妹佩服!
所以,jserv,你所謂的罪孽在宇宙間也不過微塵,別想那麼多了,再這樣虐待自己下去,只會讓關心你的人傷心,更添罪孽罷了。

Florence 發表於 March 25, 2007 09:38 PM

上面兩位離 jserv 兄的心境還很遠..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jserv兄很在意他每日所做的,雖然微小,但實際上累積起來不小..所以會有反省的心..
不簡單
答案就快要揭曉了,如果jserv兄能對我借您那本心好就好為何要...
的書有所感動與疑惑的話,那就快了^^
快要可以領悟何謂一理通萬里徹的玄妙了^^
我相信jserv兄跟後學一樣,不是想要跟凡人一樣繼續殘害地球而不自知..
願意承認自己陷在茫盲忙的迷陣中,而想改善的人,
真的非常少少少阿..
加油,jserv..但是不是在工作上..^^

jaderabbit Li 發表於 March 25, 2007 10:42 PM

Li兄或未必明白我之意思。
無論如何,只望jserv兄多保重,煎熬自身並不會使人更有作為。

謝步遙 發表於 March 25, 2007 11:47 PM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有些話也是對自己所說的。
在〈不切實際的自憐〉中的引用:

[quote="杜斯妥也夫斯基"]
「每個人都有些回憶是他不會告訴任何人的,除了告訴他的朋友。還有其他的事,是連朋友也不會講的,他只會對自己說,秘密地說。然而,一個人還有一些事,是他連自己也不敢講的,每個正派的人都有相當數量的這種事,深藏在某處。對於有關自己的事,人必定要撒謊。」
[/quote]

讓我發覺,也許每個人(或很多人?)都是這個樣子。
如果我們沒辦法做什麼,那麼,祝福或許也就夠了…。

godfat 真常 發表於 March 26, 2007 12:37 AM

多事之「夏」

pinglunliao 發表於 March 28, 2007 03:30 PM

要來做垃圾分類嗎?每星期六早上8:30左右在羅斯福路5段附近,萬福國小的側門(從羅斯福路轉進去後,再左轉)

要自備口罩,和手套,大概會做個1個半小時左右

dust 發表於 March 31, 2007 08:45 AM

其實不用責怪太多......小小的人做小小的事,大大的人做大大的事...事情不會跑掉,也不會離開,該是你的責任是不會消失的.所以...別急啊!.身體健康勝於一切,不論你貢獻了多少,萬一人死了這一些就消失了.....

所以..忍耐吧!..忍耐自認為無用的自己...因為忍耐能讓你下次的光輝更亮...我們不只是要創造一時的價值.或許..或許有機會還能撼動世界...所以....忍耐.

windboy 發表於 April 1, 2007 10:04 AM

敬群兄,人没有足够的时间研究所有的事情,所以有些要放弃的,该放就放,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不过,您的这些感受到让俺想起评价俺自己的话,无知者无畏。

realtang 發表於 April 6, 2007 01:43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