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01, 2007

傑出的女性自由軟體程序員

這裡的「程序員」泛稱 programmer 或 engineer,在我的職場生涯遇過不少,而在 open source 界也聽到許多令人景仰的女性程序員、開發者,或者專業技術顧問。之前的 blog [Hackers 的「倩影」(2)] 與 [兩個大姑寫的〈Hacking the Linux 2.6 kernel〉] 提到大量貢獻於 GNU Classpath/GCJ 的 Lillian Angel、維護 Linux kernel Power architecture 的 Val Henson、專長於 kernel 開發的 Lina Mårtensson,還有許多 [KDE Women] 的女性高手,諸如此類的例子相當多,今天再介紹一位。

長年耕耘於 GNOME 與 Evolution/Tinymail 的Philip 撰寫了一篇 blog [And in case you didn’t know: Females are working on Tinymail!],提到 [Tinymail] 背後的故事。正如許多人所知,[Tinymail] 是一套針對 mobile devices 所設計的郵件系統框架,採用了許多 Design Patterns 與技術,發揮極大的彈性並兼顧效能,在 Nokia 770/800 與 GPE Phone Edition 等專案都被採用。一位女性開發者 Antia Puentes 則貢獻 UML class diagrams (Tinymail 用 C 語言去模擬 OOPL) 與實做程式碼,而依據 Philip 表示還不只有一個女性如此。我本人參與的 [Kaffe] 也收過來自中國大陸女研究生的 code/patch。

根據 Julia Kristeva 的文章〈Women's Time〉,男性的時間觀基於生命有限的體驗,因而是線性的、強調邏輯、目的導向的、具展望的正面價值觀。反觀女性,其時間觀則是重複性的、恆常性的,論點的證據在於女性的月經、懷孕、產前陣痛等生理現象,推而及之的平淡、缺乏起伏的居家生活,多少,這也導致對於資訊技術的接受度不同。不過,從上述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從事 open source software 的開發者本質上就是較為鮮明的族群,絕大多數是自願貢獻,而且是伴隨強烈的情感訴求 (所以有人以宗教狂熱來描述自由軟體),那麼,上述的女性自由軟體開發者就更特別,往往能以更細膩、縝密的途徑來貢獻所長。

前幾日恰好在樓梯間聽見「女生不適合寫程式」一類的對話,聯想到上述的女性高手,看來我應該回嘴說:
    「女性當然可以寫程式,而且還寫世界一流的自由軟體專案,程式碼的質與量都攤在陽光下,你呢?還躲在辦公室寫封閉的小程式嗎?大男人」
再次表達敝人對所有女性自由軟體程序員的景仰之意,更感謝所作的一切!
由 jserv 發表於 July 1, 2007 11:06 PM
迴響

還有一位我個人相當尊敬的 Grace Murry Hopper
http://en.wikipedia.org/wiki/Grace_Hopper
附帶一提,她是世上第一個找到 "bug" 的程序員

Tick 發表於 July 2, 2007 10:29 AM

史上首位程序员也是女性,名曰Ada Lovelace

Digi 發表於 July 2, 2007 09:57 PM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