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6, 2010

爸,我想寫軟體程式

之前身體狀況不佳,回苗栗老家休息一段時間,除了家務事外,談了台灣的資訊產業,本應興致勃勃,但家母道出的一席話後,頓時陷入無議無論的噤聲:「寫程式這麼累,就別做了吧」。捫心自問,從業數年,除了偶爾聽聞他人基於禮貌給予的讚揚外,的確是一事無成的狀態,儘管我的工作內容之一,就是說服他人採用敝單位的資訊系統,但我卻沒辦法說服家人,同意我繼續寫程式。

因緣際會,能在國小三、四年級時,就動手寫電腦程式,其動機僅是怕放在客廳的 80386 個人電腦受潮而無法再開機 (靠海的通霄,常吹濕氣頗重的南風,電腦購入不消四年,扣除硬碟的週邊,幾乎都更換過)。至今回憶,那 MS-DOS 命令列提示與 BASIC 直譯器的畫面,仍是最美麗的景緻之一,得以透過螢光幕,瞥見當時工藝的極致,何其幸運?直到高中畢業前夕,從未想過以資訊技術作為己志,畢竟僅是興趣,雖然中學時代,頗受 Bill Gates 的激勵,但家人總冷冷地說,軟體隨便 copy 就拿走了,怎麼賣錢?而且,將興趣轉換為工作,註定要大打折扣的。中學時,自小即相當照顧我的姑姑,因急性白血症病逝,走的那日正是 [六月六日斷腸時],對此,下了心願要考醫科,試著為醫療科技貢獻一份力量... 但最後,我的意志動搖,雖然成績不惡的我,分數能考上醫科,但始終沒有就讀的勇氣。在通霄國小就學時期,有幸作為知名雕塑家朱銘的學弟,在台灣最有藝術氣息的小學,觀賞著這些由朱銘捐贈的大作,無論是太極系統,抑或人間造型,都反映從自然生命中所領悟出的創作態度,一股自由無拘束的壯闊氣概,最愛徜徉在虎頭山腰,靜靜凝視雕塑與遠方的鐵路,那時,曾不只一次的幻想自己是融合藝術與工程的土木技師。小時過年跟隨母親回娘家,常見到抱著厚重設計圖、不時潛心作設計的舅舅,雖不甚理解土木工程,但那娟麗的字跡穿越著密密麻麻的線條,深深吸引著我,後來我才知道,北二高有一大段工程就是出於舅舅之手,曾有一度想追隨任教於台大土木系的舅舅,用雙手牽起人與人的關聯。

可惜,浪漫的幻想,總是極易戳破,高一的工藝課,無論如何嘗試,就是無法徒手繪出筆直的線條,而三視圖總是充滿瑕疵,「我可能不是作土木建築的料」,默默地承認這個事實。高二選擇第三類組後,則在生物解剖課,徹底粉碎擔任醫療人員的念頭。我還記得,暑假為了提高膽量,逼迫自己切魚的往事,只見雙手的血跡與淚水融為一體,「我真的不是唸醫科的料」,再次接受了真相。當這些選擇一一從志願表刪去時,「資訊工程系」這個倒數第二個選項就浮現了 (最後一個志願是電機系,因為與家父賭氣,不想唸電子電機科系),在沒有選擇餘地的情況下,懵懵懂懂做出選擇。記得三年前應邀去中正大學演講時,資訊系的老師說:「這裡的學生不像你很早就決定自己的志業,請你就業界從業人員的角度,跟學生分享經驗...」,真不知該如何回應,老實說,我的處境跟該校的學生沒太大的分野,也是先考進資訊工程學系,才開始規劃人生的,只是遇到貴人的時間早了些,挑了些較易有成效的項目來作。

魯迅說過:「哪裡有天才,我是把別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了工作上了」,堅信此道的我,每每保持同樣是魯迅的名言,人生的旅途上遲緩地踏出步伐:「人類總不會寂寞,以為生命是進步的,是天生的」,雖然,至今仍打零工度日,有什麼立場說自己在實踐志業呢?記得 Romain Rolland 說過:
    「一個人的性格決定他的際遇。如果你喜歡保持你的性格,那麼,你就無權拒絕你的際遇」
大概是當初太短視,唯有在跌跌撞撞幾年後,才能體會這句話。決定離開成功大學時 (家中永遠都有重考唸醫科或其他科系的聲音,也因此,沒能把資訊系唸完,可能也是註定的事),找當時的導師蘇文鈺教授談過,老師說,只要想清楚, 自己做了選擇, 就不要後悔, 還要注意身體健康。事隔多年,老師來信提到:
    「也許你不相信,我時常跟現在的學生提到你,一年至少一次, 我回憶起你的程式功力與執著,當然還有比賽前被送進醫院那件事,我一直相信走自己的路與願意走人煙稀少的路的人,成就的機會比較大」
這番話,讓我在讀信的當下,控制不住情緒,就在辦公室啜泣起來,是想到這幾年受到的委屈與不平的待遇,無論肇因於學歷、經歷,或者所謂的「大環境」... 只能怪說自己太叛逆,又狂妄地想做些改變現狀的事,這包含在台灣繼續寫作軟體。

    「寫作對於我而言,是在漫長旅程上有一個溫暖的春夢做著,路寬夢窄,並且一直大夢未醒。一個人在世上,總得找一個屬於自己的夢做著,不然,這黑夜就顯得太長。」
這是大陸作家馮傑的話語,用來描寫此刻我的心境,也相當契合,儘管兩者所謂的「寫作」,還要視真實的「讀者」而定。作家馮傑用「文字還願」,寫作給一塊無言的土地,對那些逝去的親人;愚昧的我用「程式碼許願」,寫給這塊立足的土地,對那些相信臺灣軟體發展機會的人。就這個角度來說,我的寫作才剛開始。不期望能在商業行為之外,說服任何人,只願能堅持下去。「爸,我想寫軟體程式」這句,語出於升國小四年級的暑假,當時家父指向書櫃裡頭的技術書籍,而,近二十年後,抱著滿滿電腦資訊圖書的我,又說了一聲。
由 jserv 發表於 July 26, 2010 9:06 PM
迴響
發表迴響









記住我的資訊?